后现代主义早晨

阅读次数:1588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c1f84f0102ydfb.html

后现代主义的早晨,连接着现代主义的黑夜。朦胧的黎明,是其中的连接点。问题是,后现代主义不是现代主义怀孕出来的,他从来就不承认现代主义是他的父亲,甚至连私生子都不是。这意味着现代主义的消失,在它看来是得不到怀念的,也不会去追忆它们的历史,仿佛后现代主义就是敲响现代主义丧钟的人。更不可思议的是,后现代主义居然成了现代主义的掘墓人。它的出现,其实就带着否定的姿态,尾随着现代主义,在现代主义经过的每一个角落,建立自己的王国,继而取代现代主义。

这是虚妄的,但总有一些虚妄的人,睁开眼睛,带着现代主义的灰尘和疲惫,走进了后现代主义早晨。在后现代主义阳光的照耀下,构建自己新的的王国。这个王国的军队(思维、词语、斗志)及时的,毫不犹豫的向传统发起了进攻。首先是打破传统的,现代主义建立的秩序,毁坏他们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否定他们夜晚里出现的夜莺,在自己的早晨,树立起一面旗帜,这个旗帜,在凌乱的风中撕扯着,呼呼作响,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风声。也迎来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

后现代主义在不断扩大自身地盘的同时,有着无限的空间,因而拒不归入某个学科。也不承认自己的前辈,而是以绝对的独立姿态出现在这个早晨。在这个无限的空间里,四处游荡,不断的更换面具,改变腔调。它向人们提供了不确定的空间,任由一些学者、精英、怀疑主义者、主观主义者们的意见,或心声来填充这个空间,继而从这个空间不断的膨胀,为此,谁是都有爆炸的可能性。一旦爆炸了,落下来的将是一地的,彼此毫无联系的碎片。每一个碎片都是单一的,孤立的,没有历史,没有渊源,没有深度,没有秩序,散落在文化的大地上。

它们不断的增生,不断的繁衍,不断的变动,不断的扩充疆域,继而形成了一股后现代主义思潮。在这个思潮的路上,出现了断裂、延异、变种、转义,并且向每一个中心发起了进攻,仿佛一群猛兽,撕扯着这个中心,直到一片废墟为止,,最后是自嘲,自我消解,自我纠结,自我虚妄,自我矛盾。呈现出一张没有面孔的脸,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结局是彼此大战,却又找不到一个准确的目标,像是唐吉坷德拿着长毛与风车作战。在这个灰暗的,充满残骸的战场上,后现代主义成绩捣毁了现代主义在漫长历史岁月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英雄纪念碑,美好的秩序,明亮的中心,精英的思维,从而导致西方文明的危机。

当我们走进后现代主义早晨,看见灰蒙蒙的阳光照在一堆感性的碎片上,世界,坐落在一个平面上,四处露出了裂缝,裂缝里弥漫着混乱的气味。虚无、凌乱、自恋、窥视、虚妄、反道德,反崇高,反精英,反经典,反伟大,反正它们没有的一概反对。在它们反对的地方,却无力建立一个新的世界,只留下“经验的残片与毁灭的狂喜”,这就是后现代主义宿命。

现代主义并不否定这是世界的荒谬、错乱,或者存在的悲剧。它们在揭示这一题材时,是带着善意的,理想的,试图改造这个世界,向着美好的秩序发展。而后现代主义认为这是不值得同情的。它们在无情的消费着文化,并试图将它们带向资本市场和商业基地。以狂欢的姿态,娱乐着这个世界。没有“使命感”,没有“命运感”,在上帝缺席的情况下为所欲为。是的,上帝死了,也不能什么事都干,总得有个底线吧。不,这无疑就是一个地狱。如同当年未来主义在苏俄时期形成一股旋风时,有人宣称:把托尔斯泰等一期传统的东西,扔进大海吧。如同当年马雅可夫斯基带着黑色礼帽,遮住了面孔,口袋里插着鹅毛,迈着魔术师一样的步子,行走在苏联的大街上,这让从乡村走出来的诗人叶赛宁感到惧怕,并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了某种敬畏感。

在现代主义早晨,我看见商业社会的街头上,到处贩卖着大众文化的消费品,其中还混杂着赝品。在狂热的促销中,围拢着一群莫名其妙的看客,他们无法辨别走私品,在哈哈镜的照耀下,它们已经面目全非。而从现代主义黑夜走出来的人,找不到自己的地盘。我想,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异化,渗透到资本文化里。接着,我们看到在这个早成,走来了洛丽塔,或者烟草经纪人……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