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青春!那是火焰!| 行摄华东师大杭州校友2019新年聚会

阅读次数:3892

BGM: 埃尔加《谜语变奏曲》


     校友摄影分享,2019年1月6日拍摄于华东师大杭州校友聚会。摄影:刘国新,文:吴昊。

     华东师大杭州校友会QQ群:102913335

 

那是青春!那是火焰!
 
 
      残雪凝辉,2018年终于过去。大环境的寒冷,让这一年成了并不是很多人将来乐于回忆的年份,而我们的雷老会长,永远留下了他的微笑。
      太多的惆怅需要释放,更多的憧憬需要积蓄。
      好在,华师大的校友们,并没有在这个萧索的冬日感到孤寂,因为总有一个热情洋溢的“家”在等待你的归来。
 
 
      19年元月6日,新年伊始的冬日午后,华东师范大学杭州校友会的同学们齐聚一堂,在欢声笑语中共叙情谊。
      杭州校友联谊会前会长胡小平、常务副会长执行会长余龙进、执行会长李昌祖、秘书长祝炜平、副秘书长王青松等近百名校友出席了新年联谊会。
      还是老地方——浙江省总工会干部学校礼堂;也有新笑容——许多今年刚毕业的年轻校友也找到了组织。
 
 
      美丽的华东师大成立于1951年,而这一天,正好有一位与母校“同龄”的老校友,51级的叶中铭老先生,虽已91岁高龄,也不顾寒风,来到聚会现场,向在场学弟学妹们,回忆着母校不老的“初心”,传递了来自老一辈华师人的祝福。
      栉风沐雨,薪火相传。
 
 
     联谊会在两位外国主持人搭档的笑声中开始,在青春靓丽的窦贤森两位校友的热舞暖场后,余龙进会长首先汇报了2018年校友会的工作总结,还征求了在场校友对新一年校友会工作的宝贵建议。
 
 
      接着,管春林等校友则为大家奉献了诗朗诵《丽娃河》,将大家的思绪带回到了母校的丽娃河畔;
      接着,各位新老校友都纷纷回忆着心中的华师年华,那是青春,那是火焰。
      校友们回忆了自己的丽娃岁月,那时候还有三块钱的电影场,几块钱的什么来着,以及没有梳妆打扮的闵大荒。
      校友(那位师姐忘了叫什么)深情说到:在18年前,她的父亲亲自送她到华师大报到上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而刚刚半 年前,她带着手术康复后的父亲重新游览了一遍华师校园,感触颇深,希望逐渐老去的双亲能够青春常驻,希望美丽的母校依然能朝气蓬勃。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有深情,也有欢快。
 
 
     电子系张雯校友,像一年前一样,用婀娜的身段和灵巧的脚步,表演着一曲曼妙的禅舞。伴乐响起,身姿舞动,全场屏息欣赏。而令人惊奇和意外的是,现场上来另外一位校友,也在张雯校友的律动下,开始翩翩起舞。转瞬间,两人的舞姿节奏便合为一体,演绎了一段刚柔并济的禅舞,博得全场掌声。
 
 
     表演结束后,这位临时参演者吴本连校友说,在一年前的新年联谊会上,欣赏张雯校友的禅舞后,便也抽空学习,终于在今年的联谊会上得到机会,用舞姿向校友表达祝福。
 
 
     之后,李昌祖校友代表校友会进行了新年致辞,也传达了母校在过去一年的进步与发展,他真切的希望校友会的工作能在新的一年更加红火,校友们的工作生活更加如意。
 
 
     当然,校友会没有忘记过去一年对校友会辛勤工作、做出重要贡献的校友们,表彰了2018年度优秀校友张燕、吴本连、厉轩、阮永红、李阳、侯树军等十位校友,感谢他们的无私付出。
 
 
      最后,10名校友现场被选出上台,和全场校友一起合唱《相亲相爱一家人》,歌声中,大家合影留念,并进行欢快聚餐。
      联谊活动的聚餐环节,校友会前会长胡小平在公务繁忙之后也赶到现场,宣布了2019年杭州校友联谊会执行会长人选。并对校友表达祝福:在新的一年里,校友联谊会能举办更多更贴近校友的活动,也希望各位校友支持校友会工作,关心母校发展。胡会长真诚祝愿校友联会会全体会员,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背景音乐赏析
      Enigma Variations 谜语变奏曲是管弦乐曲,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1857-1934)作于1899年。原题为《一个创作主题的变奏曲》。由主题和14段变奏曲组成。
     此曲是爱德华·埃尔加的成名之作,也是作者最著名、最受人喜爱的管弦乐作品。
 
 
      作曲家总谱上的题名是《一个创作主题的变奏曲》,"谜语"这一词仅指变奏主题而言。 本曲由一个主要主题("谜语"主题)与十四段变奏构成。总谱上的题献是"献给乐曲所描绘的我的十四位朋友"。至于埃尔加的这十四幅"癖性的素描"所描绘的是什么人,埃尔加不愿加以说明。后人只能根据每首变奏曲前的缩写字母或绰号来加以猜测,好在研究埃尔加的权威们对于这"十四个朋友"的人选都有基本一致的看法(只有第十三变奏曲的女主角稍有争议)。
      乐曲的主要主题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部分,用弦乐器奏出的前一部分(6小节)在g小调上,后一部分(4小节)则有管乐器加入,并转为G大调。这支优美而稍带悲哀情调的旋律稍加展开后便不停顿地转入了十四个变奏。
      此曲1899年6月19日由汉斯·李希特指挥哈莱乐团首演,主题为AB两个对比乐句组成,A乐句为g小调,B乐句为G大调。
 
 
      第一变奏,C. A. E,据考描写的是埃尔加的夫人卡洛琳·爱丽丝·埃尔加(Caroline Alice Elgar, 1848-1920)。抒情的变奏,主题改变节奏,分别出现在第二小提琴、中提琴、长笛和单簧管上,似乎叙述妻子的温柔体贴。
 
 
      第二变奏,H. D. S. P,快板,描写斯图尔特-鲍威尔(Hew DavidSteuart-Powell),鲍威尔是钢琴家,曾和埃尔加(小提琴)和第十二变奏描写的大提琴家B. G. H合组三重奏团,埃尔加曾这样说:“每当开始演奏前,他总是先奏全音阶快速装饰音型,这里以十六分音符的乐节幽默地作弄他。”
 
 
 
      第三变奏,R. B. T,理查·巴尔斯特·汤森(Richard Baxter Townshend),他是一位歌唱家,其音色令人联想到低音管。他是戏迷,用低音管表现他的音色.以玛祖卡舞曲型变奏开他玩笑,小快板。
 
 
 
 

      第四变奏,W. M. B,威廉·米兹·贝克,一位精力充沛的英国乡村绅士,瓦格纳的崇拜者,善谈者,极快板。
 
 
 
 
 
 
 
      第五变奏,R. P. A,理查·彭洛斯·阿诺德,19世纪诗人马修·阿诺德的儿子,学者,喜欢室内乐,c小调中板。
 
 
      第六变奏,Ysobel,埃尔加的小提琴弟子伊莎贝·费顿,埃尔加改用了名字,这位女弟子后来改拉中提琴,所以这段变奏中突出中提琴的效果,C大调,小行板。
 
 
 
 
 
 
 
 
 
 
 
 
 
 
      第七变奏,Troyte,建筑家阿瑟·特洛伊特·格利菲斯(Arthur Troyte Griffith),急板,以大提琴与低音提琴刻划其性格。
 
 
 
 
 
 
 
 
 
 
 
      第八变奏,W. N,住在18世纪摩尔凡附近一座18世纪宅第的诺布里家女人之一的温尼弗雷德·诺布里小姐,G大调,小快板。由单簧管装饰主题的优美变奏。
 
 
 
 
 
 
 
 
 
 
 
 
 
 
 
 
      第九变奏,Nimrod,宁录是诺亚的后裔,圣经《旧约》记载他善狩猎,约翰尼斯·耶格(August Johannes Jaeger,1860-1909),耶格的德文是狩猎的意思,其人稳重而诚实。回忆“夏日黄昏的一次长谈,我的朋友变得能说善辩,议论贝多芬,特别是他的慢板乐章之宏伟。”降E大调,慢板。
 
 
 
 
 
 
 
 
 
 
      第十变奏,Dorabella,间奏曲,献给仿莫扎特歌剧《一丘之貉》中的少女杜拉贝拉的杜拉·彭尼(Dora Penny)小姐。她说话时欲说又止,特别动人,G大调,小快板。
 
 
 

      第十一变奏,G. R. S,描写希里福德大教堂的风琴师乔治·罗伯特森·辛克莱和他的爱犬丹。据说开头3小节是描写奔下河堤,跳进河里的狗。g小调,极快板。
 
 
      第十二变奏,B. G. N,大提琴家巴西尔·纳文森(Basil G. Nevinson),行板,主题由独奏大提琴变成忧郁的小夜曲。
 
 
      第十三变奏,浪漫曲,﹡﹡﹡,据考这3个符号指正在海上旅行的拉迪·玛丽·利根(Lady Mary Lygon,婚后改为Lady Mary Forbe S-Trefusis),曲中片段引用了门德尔松《平静的海和幸福的航行》的主题。
 
 
 
 
 
 
 
 
 
 
 
 
 
      第十四变奏,E. D. U,因埃尔加妻子昵称埃尔加为“艾都”(Edu),所以这首终曲实际是自画像,快板。
      整部作品在大调主题的凯旋式的宽广表现中得到概括,最后以欢快的急板告终。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